蜜桃苏打水

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但是你可以努力去靠近

【达鑫】走散

一定一定要一起啊😭

当归不归:


心情很丧的时候看什么都虐,一好起来又觉得不该如此。


走散,别走散,大不了绕一圈回原点等你来寻。









曾经以为什么都可能变,但唯有我们在一起这件事,永远都不会变。


但是后来想想,人生那么长,谁也不是没可能走散。


 


 






 


从一个素人到作为偶像团体成员出道,没有人能真正知道陈玺达在这其中付出了多少,也放弃了多少。


 


他还记得刚加入家族的时候,也不是没有粉丝哭着喊着让公司别辜负他,毕竟他原本有另一条可以前途无限光明的路,甚至可能做个参加各项赛事的游泳王子。但他没有,他放弃了从小练习的与水相伴浮潜,选择了新的开始和新的可能。


 


也不是没由着身高相貌的优势圈了一批粉。


 


可是后来,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声音,开始质疑。


 


质疑他的资质愚钝,质疑他的各项能力,质疑他的性格人品。


 


甚至连“他还不如回去游泳”的话都说了出来。


 


但陈玺达还是撑过来了。


 


曾为运动员的经历令他对反复的练习充满耐心,哪怕休息时恨不得二十四小时瘫在床上颓废的他,一到训练时间倒是早早的来,晚晚才走。


 


别人说他唱歌五音不全,他就把歌曲翻来覆去地听,努力地记忆每一句每一字。有时循环到都有点折磨,他就把自己关在小隔间里反复地唱。


 


别人说他节奏感掌握不好,他就去找老师学rap念词,吃饭的时候也听着舞曲找点,甚至睡觉的时候都会出现幻听。


 


别人说他人际关系混乱,他连忙带着人跑去跟公司里的人一五一十交代实情表明清白。


 


……


 


很多很多事,很多人都不知道。


 


就连丁程鑫也不知道。


 


 


 


陈玺达仔细想想,他和丁程鑫是怎么渐渐,渐渐,渐行渐远的呢。


 


感情是需要回应的。


 


陈玺达和丁程鑫都是,一认真起来就容易忽略其他的人。


 


陈玺达比丁程鑫晚了几年进公司,但陈玺达想和丁程鑫一起出道,他想站在他身边。这意味着,玺达要多跑上几千几万甚至千万步才能与之并肩。


 


所以,在一起嬉嬉闹闹的时间,只能缩短,再缩短,短到没有。


 


短到只剩擦身时的一个眼神。


 


 


 


当陈玺达从日常粘人逗趣爱玩转变成天天跟自己较劲发狠努力的时候,他分给丁程鑫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走吧,我请你吃冰。”


“我最近减肥你忘了吗。”


 


“一起回去吗?”


“不了,我晚点再回去。”


 


“陈玺达我跟你讲个事好好笑哈哈哈哈……”


“……你刚刚说什么?”


 


渐渐地,丁程鑫和陈玺达的单人对话越来越少。


 


虽然丁程鑫知道他是在为了共同的未来努力,自己以前也常为了训练忽视冷落他,但还是忍不住地有小情绪,甚至有丝丝埋怨,尽管自己知道这埋怨毫无道理可讲。


 


但还是,克制不住地不开心。


 


渐渐地,在丁程鑫口中出现最多的名字,不再是陈玺达。


 


他有那么多的朋友,可填补空缺。


 


尽管陈玺达是其中,最不同的一位。


 


 


 


陈玺达是从什么时候深刻意识到,没有转圜余地了的呢。


 


是在他终于如愿和各位一起成功出道的时候。


 


出道舞台前的后台采访,有位记者姐姐问他们:“在队里关系最好的成员?”


 


丁程鑫笑着回答,“我们每个人的关系都挺好的。”


 


但他的眼神,分明看向了某个人。


 


而且那个人不是陈玺达。


 


 


 


陈玺达把那段采访的那个片段重复播放了好多遍,无论是帮着丁程鑫举麦克风的人还是那个和他交换眼神的人,他都牢牢记在心里,平日里格外关注他们互动,活生生把人当成了假想敌。


 


直到有一天敖子逸跑来问他,“大兄弟你老这样看我干嘛?我不欠你钱吧?”


 


陈玺达看看密切关注这边动向的其他人,惊觉自己近来实在是幼稚了点。忙跟人道歉说是最近眼神不太好使、看不清楚人。


 


结果还被敖子逸拍拍肩膀劝他早些去配个眼镜。


 


弄得他哭笑不得。


 


 


 


人总说年少时的爱恋遮掩不住,就算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溢出来。


 


但人有没有说,少年人总觉得只要自己不表明就可以装作无事发生,甚至可以自行结束故事。


 


陈玺达就是这么想的。


 


喜欢丁程鑫是一件惯常事,惯常到如血液流动,自然而然,不厌其烦。


 


可以被忽略,但不会停止。


 


所以从他们认识开始,到后来分开,他从未亲口提过。


 


年少时的爱恋,还有一条:哪怕感知再明显,只要对方不亲口坦叙,总觉得是自己多想。


 


丁程鑫就是如此。


 


所以哪怕陈玺达对他格外用心,他也只当是人手一份的普通礼物。


 


少年人的爱恋,总是叫人惋惜,叹缘分错漏,仿佛作弄人。


 


 


 


陈玺达和丁程鑫彻底分开,是在组合出道几年后。


 


多人团到底是有多人团的劣势,每个人渐发展渐有了各自的擅长与方向,一次团体活动总是要等你等我等他等来等去还是缺个人,各种粉丝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也愈演愈烈。


 


辛辛苦苦经营了十多年的合,到底还是逃不过个分。


 


但彼此之间关系倒仍是不错,也总会约着一起喝个小酒吃个便饭。每次陈玺达都积极响应,但却总见丁程鑫在群里发条语音:“我有行程去不了了,你们好好玩。”


 


尽管每次理由都差不多,但丁程鑫的每条语音,都被陈玺达点了收藏。


 


尽管陈玺达知道这不是个借口,知道他忙得要命连轴转。但还是有点点遗憾,更多的是层层心疼。


 


说来他们已经很久没单独聊过天,关于丁程鑫的消息,陈玺达都是靠着昔日队友们的闲聊和网络新闻了解。


 


早些时候,总觉得再大一点,再大一点,再讲清楚。


 


甚至有时冷落忽略反而庆幸没有表明心态令人患得患失。


 


以为在一起是确定不会变的事,可有什么是不会变的呢?


 


 


 


 


 


“最近有没有很遗憾的事情?”


 


面对着许多架摄影机,明亮的灯光照得丁程鑫突然想起许多年前的旧事:


 


 


 


“按我说,这种深入的访谈问题就应该在暖黄暖黄的灯光下,那么亮的光打得人像是原地显形,羞耻的很,哪里还讲得出什么真心话。”


 


陈玺达和丁程鑫正窝在床上看工作人员让他们观摩学习的访谈视频,说到这陈玺达突然按灭了大灯,只开一盏床头小壁灯,临时模拟起小主持:“请问丁程鑫先生,你最近有没有什么感到遗憾的事情?”


 


丁程鑫还记得那个时候自己的回答是:“嗯……不能跟我的小外甥玩算吗?”


 


 


 


“丁程鑫?”


 


经纪人询问的语气唤醒了兀自出神的丁程鑫。


 


主持人又重复了一遍问题。幸而不是直播节目,不然这也算个不小的事故。


 


丁程鑫按着经纪人给的标准答案回答:


 


“每一件事情我都有很努力地去做,所以也说不上什么可遗憾的。”


 


丁程鑫望着主持人的眼睛回答,他看到对方满意的表情,他知道人们要的不是一个多确切而真实的答案,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但真要说出个最近的遗憾,可能就是此刻,我的兄弟们正聚在一起谈天聊地,而我却不能同往。”


 


天知道,我有多想和他们一起。


 


曾经的曾经想要手牵着手一起出道,出道了想要一直一直走下去,分开了却还盼着能聚头。


 


天知道,有多想见陈玺达这个大傻子。


 


原来人生这么长,也不是没可能走散。


 


 


 


 


 


节目播出的时候,陈玺达正在一场颁奖礼到另一场颁奖礼的奔波中。


 


妆也没来得及卸,就在汽车后座换了另一套小西装,趁着助理帮他弄头发的时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手机屏幕。


 


画面里的丁程鑫嘴唇一张一合,声音开到最大却也听不清。太吵了,车里人手忙脚乱一团,只有陈玺达坐在那里任人摆弄,却不肯片刻放下手中的手机。


 


陈玺达连分神去看字幕的心情都没有,就盯着那张许久没见的脸看。


 


说是许久未见,其实刚刚还见过。


 


刚刚有个奖项是丁程鑫的,他上台领奖的时候,陈玺达后悔没有带着他的大框近视眼镜来,就连看大屏幕都是模糊不清。旁边不知名的几位女星更是叽叽喳喳不停,害他都没听清丁程鑫的感谢词。


 


正在陈玺达看着人的脸脑补他讲的话的时候,车子突然一阵急刹。


 


“怎么了?”陈玺达护住手机,仿佛就像护住了那个人,也不管不顾自己膝盖磕到了哪。


 


“追尾了。”经纪人扭头回答。


 


……


 


追尾追到前队友的车概率有多大?


 


追尾追到暗恋对象的概率有多大?


 


按理说,确实挺大的,两个人都要赶场……


 


陈玺达坐在丁程鑫的车上默默地想。


 


 


 


“你们聚的怎么样?耀文是不是又长高了,小贺是不是又吐槽他了?嘉祺跟天泽又吵架了吗?敖子逸上次带亚轩出去玩是不是被拍到了?泗旭和真源那酒吧还OK吧?……”明明都是早就问过其他人的问题,此刻却又提起来,其实都只是为了铺垫,“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陈玺达知道丁程鑫肯定又望着自己,他总是这样,和谁讲话都要对上人家眼睛,真诚得不像话的样子,让人难以把持。所以陈玺达不敢抬头,他盯着前座位椅的后背,一字一句地回应他。


 


每个人,陈玺达都讲了许多,但提到自己却一笔带过:“我还好。”


 


倒是急着把话头抛给对方:“你呢?你最近还是很忙吗?”


 


“还不就那样,为了各种事情来回弄。”丁程鑫见人没转头的迹象,默默偏回头。


 


目光移行的时候,发现陈玺达手上还带着当年人手一个的金属手环。


 


“你还带着呀。”丁程鑫抚上那手饰,指尖触及他手腕肌肤的时候感到对方丝毫闪躲意味。


 


“嗯,习惯了。”到底还是没有收回手。


 


“可惜我那个被弄不见了。”丁程鑫手指摩挲,叹道。


 


“不见了吗?”到底还是回望他,盯着他的发旋不过片刻,就被他抓住了眼神。


 


“嗯,不知道什么时候。”丁程鑫终于和陈玺达对上视线。


 


“那我下次再送你一个吧。”


 


“好。”


 


 


 


“等下一起走红毯吧。”丁程鑫拉过陈玺达的手。


 


“好。”陈玺达看着他的笑脸,没有忍住,伸手摸了摸他新烫的卷毛。


 


 


 


这是近来走得最开心的一次红毯,陈玺达发誓。他甚至希望红毯尽头不是什么主持人和签名墙,而是亲朋好友和证婚人,当然,他只是想想。


 


但,想想也很美好,所以红毯旁的每一家媒体拍出的相片里,都一个名为陈玺达的笑到克制不住的傻子。


 


被身边的丁程鑫掐了几下才勉强收敛。


 


 


 


主持人看见久未同台的两人同时出现,自然是不肯放过地问东问西。


 


有一个问题是,如果有节目组邀请他们重新合体做一档综艺,是否愿意参加。


 


丁程鑫刚微微点了个头,就听见旁边的傻大个说;“嗯嗯嗯!一定,把其他行程都推了也要去!”


 


这傻子。


 


丁程鑫扶额。


 


不过,其实自己,也会的吧。


 


 


 


 


 


这天丁程鑫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跟贺峻霖抱怨,陈玺达送个东西连名字都刻错,大家都是名字缩写,只有他是“DCXD”,什么玩意?不伦不类的。


 


这是现实里发生过的场景,所以后来他很少戴那只手环,除了偶尔节目上显得大家同心。


 


分开后更是不知道丢去哪个犄角旮旯。


 


可是现实中小贺只是和他一起吐槽,而不是告诉他:“这你都不知道?DCX,CXD,DCXD。”


 


也不顾梦里的丁程鑫愣在那里,小贺继续说,“连这你都看不出,那你肯定不知道陈玺达那个上面刻的啥吧,我告诉你哦,我上次有看到,内面字母就一个‘D’。”


 


丁程鑫欲言,又被他打断:“你是不是要说是‘达’的缩写,呵,我看见旁边还写着‘丁’!”


 


这下不止梦里的丁程鑫愣了,连带着现实中的丁程鑫都惊醒了。


 


才听见门铃在响、


 


 


 


开了门发现是来履行诺言的陈玺达:


 


“那款早就停产了,这款是最新的,我也换了一只。”


 


丁程鑫还没清醒过来,接过那精致的包装盒暴力拆箱,内环不出意料的“DCXD”。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被隐瞒的愤恨,他扯过陈玺达的手,解下那手环去看刻字。


 


陈玺达对他突然的行为毫无防范,想去夺回已来不及。


 


“D,丁。”


 


和梦里一般的刻字,让丁程鑫同小贺一样从牙缝挤出几个“呵”。


 


被喜欢的人喜欢是一件幸事。但被自己喜欢却误以为不喜欢自己的人喜欢还不表示,就是一件想骂人的事。


 


这就是此刻丁程鑫的心情。


 


于是他连人带盒加手环全扔出门外。


 


自个儿回屋睡回笼觉、


 


剩下陈玺达在门外尴尬纠结徘徊。


 


 


 


 


 


在陈玺达在丁程鑫门口呆了几个小时,天色从正亮到昏黑之后,丁程鑫才终于补完眠,放了人进屋,“好好想清楚怎么说,不然以后别来找我。”


 


陈玺达被这阵仗唬得不行,三下两下把自己从起贼心到没贼胆的过程讲述地清清楚楚、一干二净。甚至把自己打算一直瞒着不说默默喜欢的心情都一五一十交代了清楚。


 


“所以现在我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办?”


 


“?”这一问倒是问倒了陈玺达。若是说分开是他没料到,那此刻这份心意见光他更是没料到,又何谈对策。


 


“我是问你,要不要,在一起?”丁程鑫看着他像当机一样的呆愣模样,只想拍他脑袋。


 


“嗯嗯嗯!要要要!”点头点到脖子都要断掉。


 


 


 


 


 


人生那么长,我们可能走散在途中,但幸运的人总会再聚首。


 


再牵起手,一起走。



评论(1)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