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苏打水

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但是你可以努力去靠近

【达泽】摩擦不生热 02

onestepcloser:


陈玺达×李天泽


迟来的万圣节篇。这篇爆字数了。爱达泽和大家啾啾。







第二天一早。

照例还在睡觉的陈玺达,是被耳边小猫轻挠般的声音叫醒的。

“小达,你快看看,我种出了牛肉味的蘑菇……”

一睁开眼就看到,李天泽半蹲在自己床边,两只手攀着床沿,只露出一颗小小的脑袋,昏暗中眼睛依然亮晶晶。

哪来的小猫咪。陈玺达第一时间胡思乱想着。

然而第二时间他就发现不对劲了:“你怎么进来的?”

这边李天泽乘他分神之际,慢慢把手臂伸到床上,猝不及防扯掉他身上的被子。本来李天泽是想使坏的,却没想到陈玺达没睡醒再加上注意力都在李天泽身上,并不见多少狼狈,堪堪穿了内裤、肌理分明的好身材就这么大大方方摆在他眼前。

反而是李天泽,被这样的陈玺达注视着经不住有些耳热。

他不自然地偏过脸,摸着耳后根掩饰异样,转移话题道:“你的密码百分之八十是丁程鑫的生日,小盒老师说的。”

陈玺达顿时咬牙切齿,恨兔不成煲。

“那只死兔子人呢?他一起来了吗?”

“没有,小盒老师答应帮我去取狼王毛,昨天就背着小包袱出发了。”

兔子怎么还抢生意?那自己的演唱会门票钱怎么办?

“不是说好我帮你找的吗?我本来今天睡醒就要去的……”到手的钱飞了,陈玺达气愤之余不免沮丧起来。

“所以我赶紧给你找了新任务。”李天泽献宝似的把装着蘑菇的纸袋举到陈玺达眼前。

一袋被养得白白胖胖的蘑菇,看上去仿佛是无公害的好蔬菜。要不是李天泽带过来的,他就信了。陈玺达瞄了一眼,下一秒就把脑袋埋进被窝装死。

“陈玺达呀,你这样不闷的吗?”不能把陈玺达从被子里扯出来的李天泽,只能隔着被子拍拍他的大脑袋。

“祖宗求求你,别再拿我当试验品了。”从被子里传出来陈玺达闷闷的声音。

那些天马行空的怪点子和禁术研究自然只是李天泽的业余爱好。明面上,他炼制的药剂都是改造植物的。让不能吃的变能吃,让不好吃的变好吃,是他的研究宗旨。那些古古怪怪的药水,在陈泗旭的帮助下,在人类世界种出新食材就放到市场上去售卖,且不说味道如何,光是对这些新品种的好奇就让它们每每上市就销售一空。

这点陈玺达真的不能理解。他觉得人类是不是大多都脑子秀逗。当然,这是除去他的偶像丁程鑫的。就说上次他让自己尝试的那个新品种,活像芹菜味的蓝莓,连刷三次牙还是一嘴的芹菜味。

陈玺达当时很愤怒:“牙膏的味道都比它好!”

没想到李天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认真在小册子上涂涂改改起来:“有点道理……那就改成牙膏味的,怎么样?”

“我随口说的你别……你真的改了啊?……你别过来!我不吃!你给死兔子试!!!”

后来陈玺达吃完没再刷牙了。反正都是牙膏味。就这样,这款蓝莓还卖的很好。

“这次真的不难吃的!理论上来说,可以把它烤出牛排的味道。”

被子里的陈玺达不客气地嘲笑:“还理论上还说,上次那个蓝莓你也是……”

李天泽也不生气,慢悠悠地甩出自己的杀手锏:“酬劳是演唱会门票一张。”

十分钟后,他坐在陈玺达家唯一的单人沙发上,拿起茶几上丁程鑫撕封的杂志,饶有兴趣地翻阅起来。

丁程鑫一定是个好偶像。

看一眼厨房里系着围裙忙得快要起飞的陈玺达,他现在很认同。



李天泽难得靠谱了一次。陈玺达照他所说的,蘑菇切片后当做牛排烤,居然很快就闻到了牛肉的诱人香气。

“小达加油!”嗅到香味就知道自己成功了,李天泽期待地扒着厨房的玻璃门,挥挥掖着衣角的小手,给陈玺达加油。

陈玺达很感动,转头把厨房的门给锁上了。

“不许进来。我马上就好。”

这个认识自己前都靠生鲜速食和外卖解决吃饭问题的小巫师,在第一次给自己打下手的时候,凭自身实力差点引燃厨房,成功获得了陈玺达家厨房的永久禁入权。

明明都是习惯独自生活的两个人,一个练成了一手好厨艺,一个形成了无解的料理黑洞。李天泽研究范围内也不乏食物,他能轻易地尝出其中不同的成分,对美味的感受却异常迟钝,判断食物最大的标准就是有没有毒。可能是陈玺达无师自通的厨艺刚好对了李天泽的胃口,原本没有吃货属性的小巫师,开始找各种理由来他家蹭饭吃。

吃饭实在是件一个人将就,两个人就隆重起来的事。陈玺达会做饭,自己吃的时候难免马虎,有了李天泽的加入,总是不自觉就烧了一整桌。

可李天泽却是个小猫胃。

“我吃完啦。”李天泽慢慢放下刀叉,优雅地用餐巾拭净嘴角。

“不好吃吗?”陈玺达嘴巴被食物塞得鼓鼓的,看着对方还剩小半盘的蘑菇问。

“我研究出来的怎么会不好吃。”李天泽瞪他。

“那剩这么多?”

“太多吃不完,”李天泽自然地把盘子往陈玺达面前推,“小达你多吃点,我们不能浪费。”

话是这么说没错。陈玺达吃完自己那份后,又像往常一样帮李天泽把他剩的吃干净了。

我们好像无意中找到了陈玺达最近体重上升的缘由。

新研究的药水这样算是成功,自己又吃得十分满足,心情很好的李天泽跑到阳光充沛的阳台开始晒太阳。由于药剂和很多原材料都忌光照,李天泽家中从来都是窗帘紧闭的。他第一次来陈玺达家的时候,就舒服地在阳台晒了一下午太阳。

他之前并不知道自己多喜欢阳光。

阳光和美食,好像都是陈玺达带给他的。

自己是不是应该说声谢谢呢。可看向厨房里哼着歌洗碗的陈玺达,李天泽又觉得这个人并不在乎这些。他清清嗓子,装作不经意地开口:“陈玺达,你下周二有没有安排?”

“下周二,”陈玺达思索一番,很快就兴奋起来,“31号吗?丁程鑫的电视剧首播的日子啊。”

又是丁程鑫啊。

李天泽转过身,半晌才回答:“那还真是恭喜……”

他声音很轻,辨不出情绪,就融化在了宽阔耀眼的阳光里。



//



不得不承认,人类世界比魔法大陆会享乐得多。

万圣节实际与他们并无多大关系,却也被当做自己的节日,过得有声有色。

李天泽躲在陈泗旭身后,缓慢匀速地吸着做成血袋的石榴汁,一边偷偷地四处张望。

“泗旭,你们的万圣节未免也太隆重了吧……”李天泽盯着由南瓜纸杯蛋糕和蜘蛛甜甜圈摆成的点心塔,不禁咽了咽口水。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好玩的还多着呢,”自己经手的晚会被这么夸奖,陈泗旭不免有些得意,“别人逢年过节都是张灯结彩,只有你们巫师协会,一过节就开会开会,大好时光都被那群老古板耗去了。”

的确应该感激陈泗旭的邀请,往年这个时候,李天泽应该在会议室长桌的末尾,无声打着哈欠听报告。

“怎么就你自己来了?还有兔子和傻猎人呢?”

“兔子去勇斗恶狼了,还有一个……”李天泽想到缺根筋的陈玺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他大概要抱着电视机过节吧。”



这边抱着电视的陈玺达,在广告和综艺的轰炸下,终于后知后觉察觉到今天是万圣节了。

其实他也有点奇怪,为什么李天泽到现在还没有找过来。

去年他研究的超级南瓜大丰收,陈泗旭象征性地送了两个个头小的过来给他过节。可这个超级南瓜的小个头,其实并不小,大概有三个小盒老师这么大。

李天泽想了想,决定一个做南瓜灯,另一个开完会后回家分了当晚饭吃。

最后南瓜灯的制作者是陈玺达,南瓜的烹饪者也是陈玺达。

正在这么想着,门外终于响起了敲门声。

“李天泽你今年不会……”陈玺达边说着打开门,才开到一半声音就戛然而止。

门外并没有人。不是李天泽。

天色不早了,空荡荡的屋外突然起了风,配合今天的节日,陈玺达背脊莫名发凉。

感觉不太妙的陈玺达立即打算关门,谁能想这时裤脚又东西在拉扯——

腿边分明就是那只一周未见的兔子,正蹬着小短腿踢自己。

小盒老师见陈玺达总算注意到自己,才慢吞吞地念出今天的标准台词。

“不给糖果就捣……”

“砰!”门重重关上了。

“陈玺达你居然摔我门!你给我死出来!开门!!!”



“李天泽人呢?”陈玺达按照小盒老师的吩咐,给他榨了杯胡萝卜汁倒在玻璃瓶里,再贴心地插了根吸管。

“不知道。我这不刚回来,他不在家。”有了这瓶胡萝卜汁,小盒老师老实了很多,安静地坐在地毯上哧溜哧溜,有问必答。

“那这算什么?失踪了?”

手机不在服务区,水晶球感应不到。即使是开会,现在也该结束了。

陈玺达有些焦躁起来,明明电视里播放的电视剧已经开始,那些人物对话此时倒显得异常聒噪。

“我怕他这种日子去了危险的地方。”他的目光扫过阳台,上周李天泽的话被他从记忆中翻出,“他之前问过我今天的安排。”

“李天泽能丢?开什么玩笑。”小盒老师很淡定,不慌不忙掏出一副圆框眼镜,开始欣赏电视剧,“这是不是丁程鑫?你爱豆出场了,长得的确不错……喂喂喂能别晃吗,挡着我看电视。”

陈玺达张口想反驳他,又很快意识到自己反应的确太过,想冷静下来一时也刹不住车,索性站在阳台窗边吹冷风。

在陈玺达印象里,李天泽天马行空的想法太多,相比他的常识问题和安全意识却过于单薄。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以为的、对小巫师的迁就,或许完全出于自己主动的保护欲。

可能,李天泽并没有这么需要他。

电视剧好像已经进入高潮,小盒老师看得聚精会神,不时还点评几句。

屋外,属于万圣节的月亮已经爬上树梢。不时骑着飞行扫帚的女巫从月亮前横飞而过。

“唉,你真的想知道他在哪里?”不知何时小盒老师已经蹦哒到窗台上,正在陈玺达身边看月亮。

“就知道小盒老师有办法!”

可怜的小盒老师,这次换成陈玺达,猝不及防在阳台边缘被举高高,吓到连骂人都忘了。



李天泽当然对陈玺达的担心一无所知。

夜幕降临,南瓜灯被逐一点起,跳跃的火苗温暖又有些诡异。

化妆舞会邀请的客人也陆续到来。比起骷颅新娘、僵尸和猫女,李天泽的巫师打扮倒显得平常。

陈泗旭拾起自己教授的身份,正跟张公子一起和客人打招呼,一时顾不得李天泽周全。

而逐渐适应了舞会氛围的李天泽,内心的好奇因子又泛了上来,看到感兴趣的东西就是一番研究。

大厅里的钢琴正在演奏悠扬的乐曲,座椅上却空无一人。

对巫师来说,让乐曲演奏不是什么高阶魔法,专门研究药剂的李天泽也通晓一二。可人类也有能力做到,这着实勾起了李天泽的求知欲。他随手把喝到一半的石榴汁摆在钢琴边,绕着这台钢琴四面打量,要不是碍于有人,恨不得爬到琴底去看看。

“这位巫师先生,你的血袋再不拿起来就要翻掉了。”

饶是背后的声音算得上动听,被叫到真实身份的李天泽还是打了个激灵,慌忙转身间撞到了钢琴,本来就摇摇欲坠的饮料袋眼看就要翻倒。

李天泽立刻去扶,不过晚了一拍,血袋已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轻巧提起。

“谢啦。”李天泽庆幸没打翻饮料,伸手去接,不小心触到了那人的手。

竟是没有一点温度。

李天泽抬起头,面对他的震惊,这位男士却是笑得波澜不惊。

“我叫马嘉祺,应陈教授之邀前来参加这次舞会。”他介绍着自己,朝李天泽微微欠身致意。

“你好。”李天泽盯了他半晌,最后才谨慎回应问候。

马嘉祺穿着举止得体,在人类世界的一套礼仪中,大概能被称上绅士。好像一切都无可挑剔。除了刚才自己不小心碰到的,没有温度的手。

以及夹在醉人男士香型中,一缕似有若无的血锈味。

“很少有男生会想要扮成巫师。不过,很适合你。”

原来自己的身份并没有被识破。李天泽放下半悬的心,想把巫师的话题赶紧带过:“那你呢?你扮的又是……”

他注意起对方的衣着,西装革履没有半点节日气息。

“我?看不出吗?”他仍是温柔笑着,轻轻晃着红酒杯。

马嘉祺脸上的血色顷刻间褪去,双眼泛红,渐渐露出长而尖锐的獠牙。

“是吸血鬼啊。”



“这个吸血鬼装扮好逼真诶。你说,他的牙齿是怎么突然变长的……”小盒老师看着水晶球转播的实时画面,对这位马嘉祺先生评价道。

“什么逼真!”陈玺达几乎要跳起来,“马嘉祺他就是吸血鬼!小泽快跑!”

吸血鬼嗜血。人类的血易获取,质量却最为劣等。一般的吸血鬼为维持生存可以满足于人类的血液,不愁血源的也很少愿意招惹魔法世界。

而马嘉祺显然不是守规矩的。

作为一个生在没有龙时代的驭龙猎人,只要是猎人能揽的活,陈玺达什么没做过。兼职吸血鬼猎人期间,他听到最多的名字就是马嘉祺。

通缉他的酬金很高,而至今还没人成功过。

“当初真的差一点就抓住他了。”陈玺达非常用力地跟小盒老师强调。

“哇,那你很厉害。”小盒老师也用力地为他鼓掌,小爪子拍的噗噗噗。

“你别不信!那个女巫刚被吸完血,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死拖着我不放,我就这么看着马嘉祺走掉了。”陈玺达想到就气不打一处来,“这是最气人的!他从正门走的,最后道完别还带上了门。”

喜欢用鼻孔藐视一切的女巫居然被一个吸血鬼迷得七荤八素。等李天泽回来了,自己一定要记得把这件往事给他们协会汇报上去,还有,巫师不应该都像李天泽那样细胳膊细腿吗,怎么女巫的力气这么大……

“快看快看,剧情有了新进展,”小盒老师推推总是慢半拍的陈玺达,“这个马嘉祺有点本事,可能还会巫术,小泽没跑……还跟着他往小树林走?”

水晶球那端的李天泽,仿佛已经完全被控制住,任由马嘉祺将他的巫帽摘下,毫无反抗。那双优美的手在巫袍上轻轻拨弄几下,衣料就褪去肩头,月光顷刻间铺散在他美丽的五官,修长脖颈与两横锁骨上,怔怔的神情脆弱又诱人。

小盒老师咽咽口水,这种情形下他也说不出风凉话了,“小猫咪真的要义务献血了吗?不,不会还要献身吧……陈玺达我们是不是该……”他伸手想再推推身边的猎人,然而一爪子下去什么都没摸到。

身边人早就空了。

水晶球前,是张画得异常潦草的传送符文。

小盒老师动动耳朵,将陈玺达暴躁翻查而把自己魔法笔记弄皱的几页一点点抚平。

“真好。”

他最后对着月亮呢喃。

至少李天泽有人如此在乎他。真好。



李天泽可以说是马嘉祺今天的意外收获。

陈教授拥有专利的各种鲜血味饮品,对于血族的供应渠道一直把握在他手上。他这次应邀前来只是碍于陈教授之面,没想到能逮住一个落单的小巫师。

血族对血液的嗅觉异常敏锐。马嘉祺的目光在李天泽肩胛与颈间流连,薄薄皮肤下,异常甜美的鲜血正在流动着。

当他再次露出自己属于吸血鬼的尖齿,准备享用美味之际,背后突兀猛烈的牵扯让他动作不得不中断,还没来得及回神,已经被接连两下击倒在地上。

“猎人。”马嘉祺眯起眼,突然袭击自己的人仅从装扮上看不出身份,他只能推测。

“这是陈教授的宴会。你未免也太为所欲为了。”

陈玺达第一时间把人护在身后,确认其无恙才冷冷瞥马嘉祺一眼,又转身替李天泽把衣服小心系上。

精明如马嘉祺,陈玺达话中的意味他很快就领会了。今晚的确是他大意。既然有巫师出现,有很大可能其他魔法世界的人也在场,他应该想到。再者是陈教授的座上宾,他莽撞下手后到底会得罪哪些人。陈教授团队下那些稀奇古怪的研究成果,这下估计和巫族脱不了干系。

眼前的猎人只顾护着小巫师,不是冲自己来的。他应该也摸不准自己和陈教授的关系,或者不愿在人类世界闹出动静,不会再和自己动手。

应该庆幸,这个猎人很聪明。否则今晚能不能全身而退,马嘉祺也说不准。

他平静起身,用拇指拭去嘴角血丝,神情早已不见狼狈。

“没办法,美色误人。”马嘉祺目光转向李天泽,似笑非笑。

陈玺达皱起眉,马嘉祺的眼神让他有种所有物被觊觎的感觉。

“这是巫术?解了。”他朝李天泽的方向半抬下巴,示意尽快唤醒李天泽。今晚时机和地点都不适合教训这个吸血鬼,如此他便不愿再与之多做纠缠。

算他走运。

“到时间自然就会解。”马嘉祺笑着摇头,负手转身离开,悠悠留下一句,“还有一刻钟他就会醒。这位骑士如果想做什么,记得把握好时间。”

什么叫“想做什么”?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陈玺达是这种趁人之危的人么?不对,李天泽有什么危可以让他趁。

还受咒语控制的李天泽仍是面无表情,陈玺达试探性唤了几声,意料之中并没有反应。

陈玺达推着他走出小树林,又怕被人看到惹出不必要的麻烦,索性把他按在就近花园的石桌前坐下,百无聊赖等时效过去。

这样的李天泽看上去呆呆的。陈玺达托腮盯着他看,忍不住又恶作剧般捏捏他的脸蛋。

手感居然不错。没想到李天泽看上去瘦,脸上还是挺藏肉的嘛。陈玺达不怀好意地笑,想着等他以后再说自己胖,这就是回击的资本。

左捏捏右捏捏。再揉一揉。

陈玺达玩得不亦乐乎。时间眼看就要过去,马嘉祺刚才的话鬼使神差地浮现脑海。

想做什么?现在好像做什么他都不会知道。

陈玺达的心毫无头绪地乱起来。明明觉得极其可笑的念头,可在目光接触到李天泽身上那一刻,铺天盖地般占据脑海。

他不会知道。他不会知道。

原来嫌过得慢的时间,分秒都变得煎熬起来。

“李天泽。”陈玺达呼吸有些急促,因为压抑而微哑的声音,念出对方的名。

自然没有回应。

月色无声,周遭的植被只是安静。只有远处的南瓜灯里,橘色的火焰如同计时般跳动着。

终于,陈玺达倾过身,捧起李天泽的脸,双唇一寸寸靠近他的嘴角,最后又叹息着停止,闭眼在他眉间烙下一个轻柔的吻。

你不会知道这个吻。

而我为什么想吻你,我自己也不知道。



就像全部都计算好一般,这个吻刚刚结束,李天泽就如梦初醒般从石凳上站起来了。

“……陈玺达?”李天泽绕着四周转了一圈,一脸茫然,“你哪里冒出来的啊?不对,我又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来当然是救你呗,”陈玺达双手抱胸,故意避开视线去望月亮,“记得回去给我结账啊,市面上吸血鬼猎人佣金可是很高的。”

“吸血鬼,那个马嘉祺真的是吸血鬼啊?他刚才是对我用了咒语?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刚醒来的李天泽还不太清醒,满脑都是问号。他摸摸自己完好的脖子,又想到那个绅士扮相的吸血鬼,不禁一阵后怕。

“你的问题太多,回去再慢慢说吧。死兔子回来了,再不给他饭吃可能要拆房子。”

陈玺达回过头,挑起石桌上尖尖的巫师帽,替李天泽扣在小脑袋上。他低头对上帽沿下还有些迷糊的双眼,这次声音好像格外温柔:“我们一起过万圣节怎么样?”

“哦?你不看电视了?”李天泽忍不住揶揄,笑眼弯弯。

“……我们可以一起看。”

“我不看。”

“挺不错的电视剧。小盒老师都夸了。”

“我就不看。”

“好像万圣节参加有奖竞猜,还可以送丁程鑫的签名照。”

“谁要啊!”









评论

热度(93)

  1. 蜜桃苏打水onestepclos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