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苏打水

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但是你可以努力去靠近

最近好乱啊,想卸载lofter

可以可以

Rachmaninoff陈玺达:

《热带雨林》

网易云链接: http://music.163.com/program/1368846617/1399313323/?userid=1399313323 

——————————————————————

如果这个世界有童话,我愿意暂停了时间唱给你听。
你每一段突如其来的异想天开,我都想写成情诗送给你。
故事里写满了美妙的不可思议,连快乐都变成了星星雀跃的掉落在怀里。
我的故事变成了我幻想的热带雨林,写成你的想象力,捏造一个星球。
送你。

《热带雨林》
魔鬼鱼鱼群 游过了北极
森林的闹钟 要用冰激凌
乐队的演习 没提醒布丁
滴 滴哒啦滴哒啦 哒
融化冰川里 住一只猫咪
用彩虹发卡 换纸条秘密
兔子小姐爱 占卜的奇遇
滴 滴哒啦滴哒啦 哒
打翻巧克力 篡改成节气
藏没及格的 地理
铅笔在笔记上长成27层梦境
我随意命名 叫热带雨林
汤姆和杰瑞 说欢迎光临
小海豹先生 亲吻蒲公英
波涛的梦里 展翅在海里
舞台的光影 像黑夜逼近
你拳打脚踢 赶跑了恐惧
等夏天来临 蜜桃味的星星
也摘下做成棒棒糖送你

北极熊亲戚 路过了南极
春分的日历 要烤黑森林
美人鱼话剧 我换公主裙
滴 滴哒啦滴哒啦 哒
冰封河流里 住一只狐狸
用苹果蛋糕 换心情日记
麦浪的回忆 都唱成歌曲
滴 滴哒啦滴哒啦 哒
打叉的试卷 让季风整理
睡着的数学 叫你
铅笔在笔记上长成27层梦境
我随意命名 叫热带雨林
汤姆和杰瑞 说欢迎光临
小海豹先生 亲吻蒲公英
波涛的梦里 展翅在海里
舞台的光影 像黑夜逼近
你拳打脚踢 赶跑了恐惧
等夏天来临 蜜桃味星星
也摘下做成棒棒糖送你

我随意命名 叫热带雨林
汤姆和杰瑞 说欢迎光临
小海豹先生 亲吻蒲公英
波涛的梦里 展翅在海里
舞台的光影 像黑夜逼近
你拳打脚踢 赶跑了恐惧
等夏天来临 蜜桃味星星
也摘下做成棒棒糖送你
小海豹先生
二七层梦境
都摘下做成棒棒糖送你

我的选择到底是正确的吗?

你会告诉我吧

那个什么空降的swj今天官宣没跑了吧🙉

【达鑫】走散

一定一定要一起啊😭

当归不归:


心情很丧的时候看什么都虐,一好起来又觉得不该如此。


走散,别走散,大不了绕一圈回原点等你来寻。









曾经以为什么都可能变,但唯有我们在一起这件事,永远都不会变。


但是后来想想,人生那么长,谁也不是没可能走散。


 


 






 


从一个素人到作为偶像团体成员出道,没有人能真正知道陈玺达在这其中付出了多少,也放弃了多少。


 


他还记得刚加入家族的时候,也不是没有粉丝哭着喊着让公司别辜负他,毕竟他原本有另一条可以前途无限光明的路,甚至可能做个参加各项赛事的游泳王子。但他没有,他放弃了从小练习的与水相伴浮潜,选择了新的开始和新的可能。


 


也不是没由着身高相貌的优势圈了一批粉。


 


可是后来,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声音,开始质疑。


 


质疑他的资质愚钝,质疑他的各项能力,质疑他的性格人品。


 


甚至连“他还不如回去游泳”的话都说了出来。


 


但陈玺达还是撑过来了。


 


曾为运动员的经历令他对反复的练习充满耐心,哪怕休息时恨不得二十四小时瘫在床上颓废的他,一到训练时间倒是早早的来,晚晚才走。


 


别人说他唱歌五音不全,他就把歌曲翻来覆去地听,努力地记忆每一句每一字。有时循环到都有点折磨,他就把自己关在小隔间里反复地唱。


 


别人说他节奏感掌握不好,他就去找老师学rap念词,吃饭的时候也听着舞曲找点,甚至睡觉的时候都会出现幻听。


 


别人说他人际关系混乱,他连忙带着人跑去跟公司里的人一五一十交代实情表明清白。


 


……


 


很多很多事,很多人都不知道。


 


就连丁程鑫也不知道。


 


 


 


陈玺达仔细想想,他和丁程鑫是怎么渐渐,渐渐,渐行渐远的呢。


 


感情是需要回应的。


 


陈玺达和丁程鑫都是,一认真起来就容易忽略其他的人。


 


陈玺达比丁程鑫晚了几年进公司,但陈玺达想和丁程鑫一起出道,他想站在他身边。这意味着,玺达要多跑上几千几万甚至千万步才能与之并肩。


 


所以,在一起嬉嬉闹闹的时间,只能缩短,再缩短,短到没有。


 


短到只剩擦身时的一个眼神。


 


 


 


当陈玺达从日常粘人逗趣爱玩转变成天天跟自己较劲发狠努力的时候,他分给丁程鑫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走吧,我请你吃冰。”


“我最近减肥你忘了吗。”


 


“一起回去吗?”


“不了,我晚点再回去。”


 


“陈玺达我跟你讲个事好好笑哈哈哈哈……”


“……你刚刚说什么?”


 


渐渐地,丁程鑫和陈玺达的单人对话越来越少。


 


虽然丁程鑫知道他是在为了共同的未来努力,自己以前也常为了训练忽视冷落他,但还是忍不住地有小情绪,甚至有丝丝埋怨,尽管自己知道这埋怨毫无道理可讲。


 


但还是,克制不住地不开心。


 


渐渐地,在丁程鑫口中出现最多的名字,不再是陈玺达。


 


他有那么多的朋友,可填补空缺。


 


尽管陈玺达是其中,最不同的一位。


 


 


 


陈玺达是从什么时候深刻意识到,没有转圜余地了的呢。


 


是在他终于如愿和各位一起成功出道的时候。


 


出道舞台前的后台采访,有位记者姐姐问他们:“在队里关系最好的成员?”


 


丁程鑫笑着回答,“我们每个人的关系都挺好的。”


 


但他的眼神,分明看向了某个人。


 


而且那个人不是陈玺达。


 


 


 


陈玺达把那段采访的那个片段重复播放了好多遍,无论是帮着丁程鑫举麦克风的人还是那个和他交换眼神的人,他都牢牢记在心里,平日里格外关注他们互动,活生生把人当成了假想敌。


 


直到有一天敖子逸跑来问他,“大兄弟你老这样看我干嘛?我不欠你钱吧?”


 


陈玺达看看密切关注这边动向的其他人,惊觉自己近来实在是幼稚了点。忙跟人道歉说是最近眼神不太好使、看不清楚人。


 


结果还被敖子逸拍拍肩膀劝他早些去配个眼镜。


 


弄得他哭笑不得。


 


 


 


人总说年少时的爱恋遮掩不住,就算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溢出来。


 


但人有没有说,少年人总觉得只要自己不表明就可以装作无事发生,甚至可以自行结束故事。


 


陈玺达就是这么想的。


 


喜欢丁程鑫是一件惯常事,惯常到如血液流动,自然而然,不厌其烦。


 


可以被忽略,但不会停止。


 


所以从他们认识开始,到后来分开,他从未亲口提过。


 


年少时的爱恋,还有一条:哪怕感知再明显,只要对方不亲口坦叙,总觉得是自己多想。


 


丁程鑫就是如此。


 


所以哪怕陈玺达对他格外用心,他也只当是人手一份的普通礼物。


 


少年人的爱恋,总是叫人惋惜,叹缘分错漏,仿佛作弄人。


 


 


 


陈玺达和丁程鑫彻底分开,是在组合出道几年后。


 


多人团到底是有多人团的劣势,每个人渐发展渐有了各自的擅长与方向,一次团体活动总是要等你等我等他等来等去还是缺个人,各种粉丝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也愈演愈烈。


 


辛辛苦苦经营了十多年的合,到底还是逃不过个分。


 


但彼此之间关系倒仍是不错,也总会约着一起喝个小酒吃个便饭。每次陈玺达都积极响应,但却总见丁程鑫在群里发条语音:“我有行程去不了了,你们好好玩。”


 


尽管每次理由都差不多,但丁程鑫的每条语音,都被陈玺达点了收藏。


 


尽管陈玺达知道这不是个借口,知道他忙得要命连轴转。但还是有点点遗憾,更多的是层层心疼。


 


说来他们已经很久没单独聊过天,关于丁程鑫的消息,陈玺达都是靠着昔日队友们的闲聊和网络新闻了解。


 


早些时候,总觉得再大一点,再大一点,再讲清楚。


 


甚至有时冷落忽略反而庆幸没有表明心态令人患得患失。


 


以为在一起是确定不会变的事,可有什么是不会变的呢?


 


 


 


 


 


“最近有没有很遗憾的事情?”


 


面对着许多架摄影机,明亮的灯光照得丁程鑫突然想起许多年前的旧事:


 


 


 


“按我说,这种深入的访谈问题就应该在暖黄暖黄的灯光下,那么亮的光打得人像是原地显形,羞耻的很,哪里还讲得出什么真心话。”


 


陈玺达和丁程鑫正窝在床上看工作人员让他们观摩学习的访谈视频,说到这陈玺达突然按灭了大灯,只开一盏床头小壁灯,临时模拟起小主持:“请问丁程鑫先生,你最近有没有什么感到遗憾的事情?”


 


丁程鑫还记得那个时候自己的回答是:“嗯……不能跟我的小外甥玩算吗?”


 


 


 


“丁程鑫?”


 


经纪人询问的语气唤醒了兀自出神的丁程鑫。


 


主持人又重复了一遍问题。幸而不是直播节目,不然这也算个不小的事故。


 


丁程鑫按着经纪人给的标准答案回答:


 


“每一件事情我都有很努力地去做,所以也说不上什么可遗憾的。”


 


丁程鑫望着主持人的眼睛回答,他看到对方满意的表情,他知道人们要的不是一个多确切而真实的答案,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但真要说出个最近的遗憾,可能就是此刻,我的兄弟们正聚在一起谈天聊地,而我却不能同往。”


 


天知道,我有多想和他们一起。


 


曾经的曾经想要手牵着手一起出道,出道了想要一直一直走下去,分开了却还盼着能聚头。


 


天知道,有多想见陈玺达这个大傻子。


 


原来人生这么长,也不是没可能走散。


 


 


 


 


 


节目播出的时候,陈玺达正在一场颁奖礼到另一场颁奖礼的奔波中。


 


妆也没来得及卸,就在汽车后座换了另一套小西装,趁着助理帮他弄头发的时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手机屏幕。


 


画面里的丁程鑫嘴唇一张一合,声音开到最大却也听不清。太吵了,车里人手忙脚乱一团,只有陈玺达坐在那里任人摆弄,却不肯片刻放下手中的手机。


 


陈玺达连分神去看字幕的心情都没有,就盯着那张许久没见的脸看。


 


说是许久未见,其实刚刚还见过。


 


刚刚有个奖项是丁程鑫的,他上台领奖的时候,陈玺达后悔没有带着他的大框近视眼镜来,就连看大屏幕都是模糊不清。旁边不知名的几位女星更是叽叽喳喳不停,害他都没听清丁程鑫的感谢词。


 


正在陈玺达看着人的脸脑补他讲的话的时候,车子突然一阵急刹。


 


“怎么了?”陈玺达护住手机,仿佛就像护住了那个人,也不管不顾自己膝盖磕到了哪。


 


“追尾了。”经纪人扭头回答。


 


……


 


追尾追到前队友的车概率有多大?


 


追尾追到暗恋对象的概率有多大?


 


按理说,确实挺大的,两个人都要赶场……


 


陈玺达坐在丁程鑫的车上默默地想。


 


 


 


“你们聚的怎么样?耀文是不是又长高了,小贺是不是又吐槽他了?嘉祺跟天泽又吵架了吗?敖子逸上次带亚轩出去玩是不是被拍到了?泗旭和真源那酒吧还OK吧?……”明明都是早就问过其他人的问题,此刻却又提起来,其实都只是为了铺垫,“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陈玺达知道丁程鑫肯定又望着自己,他总是这样,和谁讲话都要对上人家眼睛,真诚得不像话的样子,让人难以把持。所以陈玺达不敢抬头,他盯着前座位椅的后背,一字一句地回应他。


 


每个人,陈玺达都讲了许多,但提到自己却一笔带过:“我还好。”


 


倒是急着把话头抛给对方:“你呢?你最近还是很忙吗?”


 


“还不就那样,为了各种事情来回弄。”丁程鑫见人没转头的迹象,默默偏回头。


 


目光移行的时候,发现陈玺达手上还带着当年人手一个的金属手环。


 


“你还带着呀。”丁程鑫抚上那手饰,指尖触及他手腕肌肤的时候感到对方丝毫闪躲意味。


 


“嗯,习惯了。”到底还是没有收回手。


 


“可惜我那个被弄不见了。”丁程鑫手指摩挲,叹道。


 


“不见了吗?”到底还是回望他,盯着他的发旋不过片刻,就被他抓住了眼神。


 


“嗯,不知道什么时候。”丁程鑫终于和陈玺达对上视线。


 


“那我下次再送你一个吧。”


 


“好。”


 


 


 


“等下一起走红毯吧。”丁程鑫拉过陈玺达的手。


 


“好。”陈玺达看着他的笑脸,没有忍住,伸手摸了摸他新烫的卷毛。


 


 


 


这是近来走得最开心的一次红毯,陈玺达发誓。他甚至希望红毯尽头不是什么主持人和签名墙,而是亲朋好友和证婚人,当然,他只是想想。


 


但,想想也很美好,所以红毯旁的每一家媒体拍出的相片里,都一个名为陈玺达的笑到克制不住的傻子。


 


被身边的丁程鑫掐了几下才勉强收敛。


 


 


 


主持人看见久未同台的两人同时出现,自然是不肯放过地问东问西。


 


有一个问题是,如果有节目组邀请他们重新合体做一档综艺,是否愿意参加。


 


丁程鑫刚微微点了个头,就听见旁边的傻大个说;“嗯嗯嗯!一定,把其他行程都推了也要去!”


 


这傻子。


 


丁程鑫扶额。


 


不过,其实自己,也会的吧。


 


 


 


 


 


这天丁程鑫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跟贺峻霖抱怨,陈玺达送个东西连名字都刻错,大家都是名字缩写,只有他是“DCXD”,什么玩意?不伦不类的。


 


这是现实里发生过的场景,所以后来他很少戴那只手环,除了偶尔节目上显得大家同心。


 


分开后更是不知道丢去哪个犄角旮旯。


 


可是现实中小贺只是和他一起吐槽,而不是告诉他:“这你都不知道?DCX,CXD,DCXD。”


 


也不顾梦里的丁程鑫愣在那里,小贺继续说,“连这你都看不出,那你肯定不知道陈玺达那个上面刻的啥吧,我告诉你哦,我上次有看到,内面字母就一个‘D’。”


 


丁程鑫欲言,又被他打断:“你是不是要说是‘达’的缩写,呵,我看见旁边还写着‘丁’!”


 


这下不止梦里的丁程鑫愣了,连带着现实中的丁程鑫都惊醒了。


 


才听见门铃在响、


 


 


 


开了门发现是来履行诺言的陈玺达:


 


“那款早就停产了,这款是最新的,我也换了一只。”


 


丁程鑫还没清醒过来,接过那精致的包装盒暴力拆箱,内环不出意料的“DCXD”。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被隐瞒的愤恨,他扯过陈玺达的手,解下那手环去看刻字。


 


陈玺达对他突然的行为毫无防范,想去夺回已来不及。


 


“D,丁。”


 


和梦里一般的刻字,让丁程鑫同小贺一样从牙缝挤出几个“呵”。


 


被喜欢的人喜欢是一件幸事。但被自己喜欢却误以为不喜欢自己的人喜欢还不表示,就是一件想骂人的事。


 


这就是此刻丁程鑫的心情。


 


于是他连人带盒加手环全扔出门外。


 


自个儿回屋睡回笼觉、


 


剩下陈玺达在门外尴尬纠结徘徊。


 


 


 


 


 


在陈玺达在丁程鑫门口呆了几个小时,天色从正亮到昏黑之后,丁程鑫才终于补完眠,放了人进屋,“好好想清楚怎么说,不然以后别来找我。”


 


陈玺达被这阵仗唬得不行,三下两下把自己从起贼心到没贼胆的过程讲述地清清楚楚、一干二净。甚至把自己打算一直瞒着不说默默喜欢的心情都一五一十交代了清楚。


 


“所以现在我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办?”


 


“?”这一问倒是问倒了陈玺达。若是说分开是他没料到,那此刻这份心意见光他更是没料到,又何谈对策。


 


“我是问你,要不要,在一起?”丁程鑫看着他像当机一样的呆愣模样,只想拍他脑袋。


 


“嗯嗯嗯!要要要!”点头点到脖子都要断掉。


 


 


 


 


 


人生那么长,我们可能走散在途中,但幸运的人总会再聚首。


 


再牵起手,一起走。



陈玺达在一个小时前发了微博😶
我完美错过。
盼了那么久我为什么不勤刷微博!!

装修声吵死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都三月份了下什么雪(虽然我很高兴)

下了半天啊

【西桃】绿豆冰棍

一只榴莲飞饼:


#表面乖孩子达西X小太妹陶桃
#上升真人胖十斤
#欢迎捉虫提意见
#乱炖党慎关注
#ooc慎入

——————饼的分割线——————

00.
夏天最怀念的,永远是记忆里少年时期一块钱一根的绿豆冰棍。


达西说,他最喜欢的,是学生时代那年夏天一根绿豆冰棍骗到手的陶桃。



01.
学生时期的陶桃,不是什么乖孩子。家里足够富裕,也有些够硬的关系,何况父母不大限制家里孩子的言行举止,没有刻板的要求家里要出来一个彬彬有礼的优雅大小姐。


陶桃也就随了自己的性子去,从小到大都是班里最野的那一个,性格洒脱敢说敢做也喜迎了一众中二病男孩儿女孩儿,满脑子想学得如此洒脱口中满世界跑火车却又畏惧爸爸妈妈手里的戒尺一根。


就算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个道理。被所有人对虚荣心的渴求追捧的人,没有几个真心朋友。


从小一直陪她到大的也就两个人,一个是弟弟陶醉,另一位不知道如何忍受着一大堆麻烦的神人,大名丁妙妙。


就算在外人眼里桃姐天不怕地不怕,但陶桃终究是个女孩儿,心是粉色的,就算有坚硬的外壳内里还是脆弱的不行。


每次有什么事情不开心,陶桃对外就会有些变化,她不会踩着皮质高跟鞋穿着短裙长袖带着锁骨链和耳钉和老师对抗,她会扎起好看的辫子,在扣了短裙腰带腰上系好长外套,卸下盔甲。


自然这种时候那些面上关系为了避免麻烦会离得远远的,这时候陶桃为了不被孤独包围就会拎上几瓶酒去找丁妙妙。


没有人会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桃姐也会抱着酒瓶子哭,抽抽嗒嗒的嘟哝其实小时候那条小碎花连衣裙也挺好的,一边揉着红红的眼睛一边和丁妙妙叨叨小时候粉红色的大蝴蝶结,和会一直宠着她的爸爸妈妈。


这么多年丁妙妙一直都拿陶桃没办法,只能半真半假的哄着陶桃,在人醉的话都说不清的时候一个电话把陶醉叫来,让他满脸不乐意的抬走他的姐姐。


不过有一次出了个小小的意外。


陶桃那一次没醉透,看着清醒的很,手里拎着半瓶夺命大乌苏,迎面撞上了自个儿的班主任。


那天陶桃还觉得自己运气不大好,赶上了陶醉有事不在的日子,她独自走在大街上,身边的景象从灯红酒绿慢慢转变,明明快到家了却撞着了班主任。


班主任皱着眉一把拦住了脸上还有些红扑扑的陶桃。陶桃心里一咯噔,心想,哎呀,栽了。



02.
爸爸妈妈给自己的规定很清楚,你可以随便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一不要犯法,二不要让老师知道了吃处分。


说到爸爸妈妈陶桃还是有点虚的,她和老师磕磕巴巴的应付两句就急匆匆跑回了家,第二天早上和陶醉并肩走着去上学也心不在焉的满脑子跑火车。


陶醉看她的样子云里雾里,好奇平常他意气风发的老姐哪里去了,使劲拿胳膊肘捅了他姐两下。


“哎呦嘿你个小兔崽子你干什么呢!” 陶桃把他的胳膊肘怼回去给他弹了个脑瓜崩。


“老姐我这不是担心你呢么,是不是看上了哪家纯良小男孩我去给您抢回来?”


话音刚落旁边小巷口就窜出来个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嘴里还叼着根绿豆冰棍。咱桃姐是谁,天不怕地不怕,挑挑眉毛看向对方。


“高二三班达西?是你吧,小学弟”


对方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伸手拽着陶桃的手腕就把她拉到一边,抬眼示意陶醉离远点。


陶醉立刻就炸了毛,瞪着眼睛死盯着达西,结果他姐姐也示意他离远点,陶醉只能云里雾里的往后退几步,在远处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俩。


“说吧,找我什么事儿”陶桃开门见山的挑挑眉发问,对方不紧不慢的咬了口绿豆冰棍嚼了两下囫囵咽下去,舔舔嘴角后开口。


“听说你昨晚惹了事”


没想到达西会知道这个,陶桃一惊,下意识的往旁边陶醉的方向瞄了一眼。达西看见人的反应突然笑了,歪头看着陶桃。


“看来桃姐爸妈还不知道这事儿呢?” 达西说着眨眨眼,又咬了口手里的绿豆冰棍。


陶桃在天不怕地不怕也是个小姑娘,但也还是佯装镇定的回了达夏一句。


“你想要干什么?”


达西哪能看不出来陶桃的慌张,他故意装作不怎么在意的样子,又不紧不慢的啃了一口绿豆冰棍。


达西含着那块绿豆冰,舌尖压着它慢慢融化,嘴里甜滋滋的。他眨了眨眼睛,一脸无公害的样子就那么望着陶桃。


“姐姐,我们能打个赌吗?” 她笑了,已经多年没有人这样用叠字叫过她姐姐了,即使陶醉也在懂事以后叫她姐,甚至有时直呼她的原名。


“我帮你解决你昨天晚上的事情”


陶桃挑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对面的达西笑笑,说出了赌注。


“如果我失败了,我请你吃绿豆冰”说这他晃了晃手里那根绿豆冰棍,冰棍已经融化了一点,滴了一滴到地上。


陶桃觉得局势已定,就这个小孩儿也不能改变什么,何况一根绿豆冰棍——其实她挺喜欢吃的。


“如果我成功了,我也请你吃绿豆冰”


“不过,你要当我女朋友”


陶桃心下一惊。她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看上去不务正业但也没谈过一场恋爱。她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


长相,过得去。声音,很好听。性格,应该会很乖。身高身材,抱起来肯定舒服。


是个在学习关键时期早恋的好选择。


而且这是个不大可能完成的任务,完成了也不大亏,高三还剩半年多,耗完就分手。


耗完就分手,当年的陶桃是这么想的。达西手里那根绿豆冰棍在清晨的太阳下头融化,滴在地上也有一小滩。


“快去洗手吧,湿黏黏的,明天见。”陶桃安静了许久,终于开口,在达西激动的间隙从他身边走过,拉上自己的弟弟就走。


“达西小朋友,要迟到了哦!”



03.
陶桃一下课就和丁妙妙汇报早上的事儿,后来还皱着眉头思考了老半天。平常都往这边凑的哥们儿也离得远远的,陶桃老是觉得今天有点反常。


丁妙妙拍拍她的肩安慰安慰她,让她放心“好啦,没事儿的,能有什么事儿啊”然后笑着在她脸上亲一口。


陶桃一脸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的。按照平常,丁妙妙是不会随便在外面亲她的。


今天真的是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陶桃这么想着,没发现身后同学捂住嘴的惊讶和丁妙妙对窗外笑的一脸狡诈还摆摆手。


达西来找陶桃之前的那天陶桃心里还是有点慌,结果发现每天来上课的老师面色如常,路过的教导主任也和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两天以后放学,达西屁颠屁颠的来找陶桃,样子还有点儿狼狈。走路有一点儿一瘸一拐的,脸上还有个巴掌印儿。


一见面达西就拉住陶桃的手,不顾旁边同学的眼光望小卖部走。陶桃有点儿慌了,用空着的那只手想把达西的手掰开,试了好多次都以失败告终。


走到小卖部,达西笑得跟个烂柿子似的给陶桃买了根绿豆冰棍。陶桃拆开包装纸啃了一口把达西拉到一旁的巷子里才开口和达西说话。


“你失败了?”陶桃舔舔嘴巴,想着自己马上就要栽了。


“不” 达西上前一步,伸手把陶桃一把揽到怀里,陶桃没有一点心理准备,直接跌到他怀里,脸靠在他胸口。


“你是我女朋友了”


陶桃靠在他胸口听着他的心跳一下,一下,自己脸上好像也有点儿烫。管他呢。



04.
后来,也就大概半个月以后吧,达西抱着怀里的陶桃死皮赖脸的往她身上靠,笑眯眯的说出了真相。


“其实班主任是我爸”


“丁妙妙我早都串通好了”


“班里同学都知道你是我预定的媳妇儿”


“追你不是一时兴起,而是计划已久”


陶桃其实学习很好,学校里排了前几,所以还是抽得出不少空当和达西呆着。而达西巴不得天天都和陶桃粘在一起。


周末达西总是要拉着陶桃出去,弄的班里同学总是哀嚎他们这些学习好又不住校的总是有特权。


达西拉着陶桃把憧憬里谈恋爱时应该干的事情都干了一遍,陶桃的脸红扑扑的,搞得丁妙妙成天在那儿感叹恋爱使人改变。


他们在一起的那个周末达西就兴致勃勃的拉着陶桃去游乐园,牵着她的手给她买了棉花糖和冰淇淋,然后带着陶桃在摩天轮最高点交换了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


达西抱着陶桃一起进了鬼屋,握紧她的手去坐过山车,在陶桃满脸不情愿的红着脸锤他两下的时候感叹,哇原来我的桃姐还是是个小女孩儿。


陪着陶桃出去逛商场的时候,达西给他挑了漂亮的裙子,陶桃陡然红了眼眶扑到他怀里。


原来现在我还能当一个你宠着的小姑娘。


你专属的小姑娘。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陶桃早已经放弃了开头耗完半年就分手的想法。达西是真心喜欢自己,每次牵着手都恨不得一辈子不放开。


况且这个小学弟也太甜了吧,总是变着法儿让自己开心。每天早上桌上都会出现一瓶温牛奶和换着花样来的各种吃的。


过了两个月更是喧嚣,每天专门绕一大圈骑着自行车到陶桃家门口去接她,陶醉就在一旁啧啧啧的感受恋爱的酸臭味浸透全身。


每天早上达西都会多爬一层楼把陶桃送到班级门口才依依不舍的下去,在下去之前还要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索要一个吻,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失败的。


不过陶桃脸红的模样真的很可爱。


等高考完了以后陶桃有一个长假,达西满脑子都是计划想和陶桃一起过,却满脸委屈地被按了回去。


把人按回去以后陶桃转身就自己出国玩儿了,给达西只留下一句好好备战高考。结果出国还没到一个月半个月左右吧就受不了了,还是跑回来找达西。


最后达西一脸的不开心陶桃还哄了老半天,最后达西瘪着嘴抱怨问什么陶桃高三的时候可以两个人呆在一起而自己高三的时候不行。


陶桃一直放着这个问题没有回答,直到自己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还是全额奖学金的。


达西那天开心的抱着陶桃转了好几圈,弄的陶桃晕头转向的抱住他的腰,终于凑到他耳边笑眯眯的说。


“好好学习,我要你和我一个大学”


话音刚落达西听着眼眶子就红了,使劲把陶桃搂住不停的靠在她耳朵边上表真心,陶桃脸红透了还推了他两把。


“这么肉麻干什么,快去学习!”


达西有了这个许诺就开始往死里学,周末也是只留了半天带着黑眼圈找陶桃抱会儿,达西倒是不怎么在意,陶桃可心疼坏了。达西充耳不闻倒是搂着陶桃不停的和她说上了大学以后不许看到别人见异思迁。


陶桃哭笑不得只得锤他两下又在他脸上亲口。


“知道了知道了,我会等你的”


听着这话,达西把人按到怀里胡乱亲了一顿,最后搂着陶桃说了句话,最后成真了。



05.
“等我四年,我娶你”



06.
达西最喜欢的是学生时代夏天一根绿豆冰棍骗到手的陶桃。


达西最爱的还是遵守诺言最后和自己九块钱绑定了一辈子幸福的陶桃。

我也来跟风试一下贴纸!!
真的很可爱呀哈哈哈哈